创业做植保无人机,老板该如何自处?

七月初,宇辰网记者跟随植保无人机企业天翼合创来到黑龙江佳木斯某农场,亲历植保作业,收获颇丰,将为大家逐一讲述在这次实地采访中的意外收获。

说意外,是因为深入东北大田实地作业现场,才深刻体会到“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句话,甚至推翻了很多之前对植保无人机的认识,比如无人机植保服务,服务的到底是什么作物?在盈利空间上,粮食作物真的不如经济作物么?在作物生长的哪个时期才需要无人机上场?无人机的作业效率高,到底高在哪里?无人机企业的客户是农场主吗?这些种粮大户对无人机的态度是传说中的热烈欢迎吗?

这些问题从接触植保市场开始,就一直是笔者的困惑。此次经历,虽说不能对整个市场深入解读,毕竟我大中华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不能一概而论,但也能管中窥豹,通过在佳木斯同江市的“劳动教育”,对植保无人机的作业现状及前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首先,从事农化服务,没有情怀是不行的

为了响应现代农业的转型升级,田间作业的机械化覆盖面越来越广,农业市场涌进来一批高科技企业,无人机就是这批新生力军中的一员。但是说白了,一个在天上,一个地上,这种“天与地”的差距,隔着习惯与思维的鸿沟。这不仅仅是从办公室简单地挪到田间那么简单,而是考验着创业者和从业者从身体到精神到管理,整个工作方式和管理方式的转变。

老板要不要参与到具体的作业中来?答案是肯定的,老板必须要深入到一线,了解市场的需求、作业的情况,更要从中分析出精准的解决方案,才有可能带领企业探索出一条适应市场需求的商业模式。否则呆着开足冷气的办公室里,挤破脑袋想出来的东西都是闭门造车,上不能制定出合理的方针政策,下不能有效管理基层服务团队。

天翼合创植保无人机

跟着天翼合创董事长马勇从北京到佳木斯,再到同江市,再到100公里外的农田,与团队作业的人同吃同住,你必须要克服的心理问题首先就是:能不能吃苦。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当住惯了星级酒店的时候,让你去偏远城镇卫生不达标的小旅馆住几天,没有空调、没有热水澡、没有干净的传单,房间里充满了浓重的烟味,有多少白领会坚持下来?如果这些都还在忍受范围内,那么驱车两三个小时来到农田,烈日当头,没有树荫,没有卫生间,刚来时看到一望无际的农田那种兴奋,还能持续多久?

这次在同江市作业,马勇与五个无人机飞行员一起,在田地里工作,装卸设备、进行调试、规划航线、送药送电池等,每个环节都要认真检查,有的时候还要亲自上阵进行喷洒服务。

他说,从2007年开始创业做无人机公司起,就一直这样在作业现场泡着,东北、河南、湖南、江西、海南、新疆,全国到处跑。“经验就是这样跑出来的,我们设计生产的耐摔无人机也是这样从南到北摔出来的。可以说,每一个细小的设计,都是来源于真实的疼痛。”这里所说的疼痛,马勇说,一方面是他多年来的血泪经验,另一方面,是天翼合创前几代植保机经过的上百次摔机,换来今天第四代机型的“耐摔”品质。

说回情怀这一主题,经历了这一场“艰苦奋斗”,笔者感到,在农业植保方面,情怀是可以用来说的,因为没有对农业的情怀,激情很难细水长流。

那么,马勇的情怀从何而来呢?

他说,一开始是想着蛋糕很大,要进来分一杯羹,后来对农业的了解越多,越觉得责任重大,如何从源头保证我们的食品安全、保障农民的收成逐渐上升为了一种使命感。而作为植保企业,这就要在“一喷三防”上下功夫,对病虫害统防统治提出高效合理的解决方案。

此前在北京的办公室约见马勇,看他晒得黝黑的皮肤,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我还开玩笑说他特别像农民进城,完全没有企业领导的气质。

学院派的专家们习惯在研究室进行理论和模拟推理,马勇也曾是核物理方面的专家学者,却选择了下乡到田间地头进行试验,再将出现的问题拿到办公室研究。我们都知道,真实的作业场景下,有些问题是难以预料的,而对这些问题的归纳总结,也是让马勇感到骄傲的地方。

马勇

“而且长期和农民打交道,既能感受到他们的功利性和实用性,也就是说只要能让农作物高产,什么机械好就用什么;同时也能感受到农民的质朴,他们对新的生产方式并不排斥,一旦认可,杀鸡宰羊地招待你,希望能留下来给他们喷药。”马勇说,就是这样矛盾但现实的冲突,让他觉得有种莫名的力量推动他前进。十年如一日,不是说说就能走过的。

马勇多次提出,对农业有情怀、有执着的追求、有理想和信念、有责任担当是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撑。包括对投资方的要求,也首先要讲求志同道合,希望对农业的情怀是一致的,而不仅仅是资本和资源的对接。

仅有情怀是万万不能的,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

但是马勇也指出,任何事业,光有情怀是不够的。农业关系着国计民生,要严谨、要专业,这也是天翼合创一直以来倡导的“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

无人机说到底只是个农具,目前只有湖南、河南等个别省份将无人机纳入了农具补贴范围,无人机的推广还处于起步阶段。

马勇认为,广大农户并不是植保无人机的理想用户,他们数量大、分布零散,很难对其进行系统有效的培训,从而导致其在使用操作上并不专业。另一方面,农户对无人机的使用率太低,进一步降低了操作的熟练程度以及对机器的日常维护水平,从而形成了“使用少--事故高--使用更少”的恶性循环。另外,过低的使用率在经济上也不合算。

植保无人机行业应该将终端用户定位在正在逐步发展壮大的专业社会化农业服务组织上,这些组织管理相对严格,作业更加专业,能够对飞机形成合理使用和有效维护,可显着降低事故率,从而为植保无人机大规模推广形成必要条件。

作业现场

专业服务组织的出现和发展,也是社会化精细分工大环境下的必然产物。此次的植保作业,就是天翼合创与当地一公里农化服务公司合作完成的,“我认为,只有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努力,才能完成无人机植保行业的市场培育,才能加速行业的成熟和发展,进而补齐农业机械化的最后一块短板。”

基于此种理念,天翼合创向社会各界发出了建立“无人机植保联盟”的倡议,与行业共享大数据,共享市场需求。

“我们已经开始积极实践无人机植保联盟相关工作,与江苏克胜集团(全国第二大农药企业)等盟友签订了合作协议及服务合同,正在进行2016年大范围跨区作业的准备工作,并将以此为契机,推进盟友建设及飞机销售业务,为2017年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铺开打下基础。“

基于无人机植保联盟,我们可提供统一大数据支持和调配服务的网络平台。经过多年的实践与发展,天翼合创已经掌握了基于卫星遥感等数据的农业病虫害监控以及预报技术,并可利用测绘数据完成喷洒地块分析、飞机航线自动设定。

通过在网络平台上整合这些数据,为植保无人机的使用者提供大数据支持和调配管理服务。这个基于大数据的网络平台,以监控和预报为基础,使用户可以提前获得病虫害信息,以作出合理的调配,进一步提高飞机的使用率,以获得更丰厚的利润。

转载请标明宇辰网,侵权必究!

关于我们:

发起人孙春光 学历:天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本科、保送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 。

现担任全国工商联民办教育出资者商会EMBA联盟专委会秘书长;北京左右逢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中关村众筹联盟发起单位之一、监事长单位;爱投(ITOU)高管会创始发起人;IT高管会创始发起人;陈香梅公益基金会天使荣耀基金理事。

邀请讨论 换一换
暂无数据
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