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飞手讲述无人机植保经历 是前景广阔还是泡沫经济

“我不想瞎混一辈子“

“最少也是个技术”

从对无人机闻所未闻,到现在已经给新疆博乐地区农田作业几百亩地,杨学亮只用了不到4个月的时间。

这大致也是一个合格无人机驾驶员的培养周期。

在饲料厂做总控员的生活虽然稳定,却没有年轻人本质里向往的激情。

每天对着电脑和一面墙的操控器,三五不时的倒班,最初的那点似乎要冒头的想法没了继续向上的动力,疲惫、迷茫充斥在这个年轻人的周身。

那天照常下班,客厅里亲戚和父母坐着聊天,杨学亮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

不知话题是怎么转到无人机上去的,总之后来他很认真地考虑了专业的可能性。

他的工资不算低,五六千一个月生活得挺宽裕,虽然有时候很累,那只是身体上的疲劳。

反观无人机行业,新,没有接触过,更没有朋友的经验可供参考。

和许多想要涉足新兴事物的人一样,杨学亮考虑了很多,却没犹豫太久。

身体上的疲劳可以用精神上的激励治愈,但毫无新意的办公室日常却让生活宛如死水。

“我才26岁,不能这么混下去。”

年轻人选择新生事物,似乎是每个新兴产业发展的惯例。这些年轻人是否能成功,则有待时间考验。

截至目前,全国有114家获得AOPA认可的无人机培训机构,算上没有认证的,这样的培训机构会更多。

在这样的情形下,杨学亮很快在当地的一家培训机构报了名。

也在这时,他才知道无人机的应用领域这么广,航拍、测绘、建模、植保……

20来天的培训,只完成了从外行到能开飞机的蜕变,最多再加上基本维修的小技能。

“学会班”费用6000块,考证则要一万二。

从“学会班”毕业的杨学亮完全是“学会”,和现在大学生毕业一个情况,毕业等于失业。

没有更多的实践操作,不炸几台机器,是没法真正出师。

一个培训班里10个人,8个干航拍去了。

不懂航拍、没有人脉,杨学亮成了班里唯二去干植保的人。

培训学校的老师大多请自当地植保公司,“毕业了”跟着老师进入植保公司的学员不少。

“我们一天3架直机最多可以打1000亩地,现在已经是第二轮了,从4月到9月要连续打。”已经正式打药几百亩的杨学亮说,农户们都很喜欢这样打药。

无人机打药的好处主要体现在这3点:

1、 解放人工,安全。

随着人工费越来越高,机器早已取代人成为农田作业的主力,但一些丘陵地区没法用大型机器,无人机很好解决这个问题。远离农药也降低了它对人体的伤害。

2、对作物伤害低。

以为的各种农用机器需要开入农田,对作物碾压伤害不可避免,无人机只有不坠毁,对作物近乎无伤害。

3、精准、高效喷洒。

设定GPS让打药无死角;贴近作物(2-3米)加上旋翼产生向下气流让农药更全面地接触作物。喷洒效率是传统人工的30倍,日作业300-500亩。

植保公司的一架次无人机需要3个负责:主机长、副机长和报点员。主机长是飞机的直接主人,负责飞和检查;副机长帮忙更换电池、记录时间;报点员则在远一点的地方汇报飞行高度、距离和飞行姿态。

“新疆这地邪门,飞机老掉。”对于还没领到飞机,杨学亮有些郁闷。

公司虽然缺人,但更缺飞机,杨学亮现在还是副机长没成为主机长,也是这个原因。

一个月3000基本工资加上亩数提成(一亩1块),粗算下来,他估计第一个月的收入将近6000块,和以前没有太大差别。

这还是没签就业合同时的收入,正式员工和主机长的收入只会更高。

“但是累很多。”新疆日照时间长,无人机作业基本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0点结束,有时候也会通宵。

“今年虫害多和雨天关系很大,一下雨,虫就多,无人机也没法打药。雨一冲就没效果了。”杨学亮他们开飞机打药也是看时间,趁着天晴多干活。

所以植保无人机的飞行员收入高,也是靠高强度劳动换来的。

“虽然很累,但能学到东西,就能赚钱。”对现在的状态,杨学亮挺满意的。

现在8月份了,再过一个月天气转凉,无人机植保工作也要结束。他打算在冬天继续学无人机航拍方面的技巧,争取在明年自己干,开个个人航拍工作室。

“夏天还是做植保,我做无人机是半路出家,了解不多,想用稳打稳扎的形式在这行立住脚跟。植保的形式好,需求大,能稳定赚钱;航拍赚的多,活却不常有。我想两者结合着来,将来肯定能越做越好。”

作为个人,从事植保无人机行业还是比较简单,掌握飞行技术基本就可以了。

想要从经营方的角度在这个行业有所作为,对业内现状有个理性的认识十分必要。

打药的机器有区别么?

目前,业内打药无人机分多旋翼和直升机。直机载重大/马力足,操作比较难,一般需要配备3名操作者。(也是杨学亮所在公司的无人机操控人员配置)

多旋翼操和直机比,靠平板操作,更简单,也更容易上手,价格也相对简单。

但两者相遇时,多旋翼给直升机让路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我们在博乐这边都赶走5家多旋翼无人机了。”杨学亮说,公司只在推广时使用多旋翼。

尽管多旋翼在植保能力方面比不上直机,但价格上的优势却比较明显。

据常锋天马无人机企业的CEO赵自超介绍,“目前天马植保机在水稻、小麦上的作业成本控制在4-6元,与其他植保无人机相比具有较大的成本优势。”

无人机何以能赚钱?

据杨学亮的说法,新疆地界的打药价格基本是拖拉机一亩地收3块,高架车一亩地收5块,而他们公司收费是10块钱一亩。似乎是农户打药越多,花费越多。

实则不然,目前在作业的植保无人机大多是政府相关机构引进,比如新疆伊犁地区的无人机植保是当地农机站负责引进,博乐地区会有一些农业合作社与植保无人机公司合作。

因为是尝试引进,政府高额补贴不可避免,农户基本只负责药物的费用。

当植保无人机普及后,购机是否会成为常态?植保无人机厂商的市场是否广阔?

代表性涉林领域无人机厂商信息汇总

代表性植保无人机产品信息汇总

从上图可以看出,市价近8万起步的植保无人机对一般种植规模的农户来说,遥不可及。即使是有一定规模的农户,高昂的设备维修和高技术操作者的门槛,让他们对购机态度谨慎。

目前,农机补贴政策并不包括无人机。《2015-2017年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实施指导意见》“除新产品补贴试点外,补贴机具应是以获取部级或省级有效推广鉴定证书的产品”。

明确出台民用无人机相关技术标准的省份屈指可数,仅有深圳对各种业务类型的民用无人机制定较为完善的标准体系。

除河南、福建、山东、江苏、浙江等几个省被列为农机补贴试点,安徽、广东、云南、东北省份也将在今年陆续将农用无人机纳入补贴名单,相信无人机真正纳入农机补贴政策只是时间问题。

但不仅仅有机器就能干好无人机植保这事儿,技术过关的操控者才是关键。

无人机植保是个技术活,炸机所需承担的高昂费用让人不敢轻易尝试。这也是一些农户买了机器还要请人帮忙操作的主要原因。

依照这个情形,无人机和驾驶员的租赁服务可能会大受青睐,植保无人机服务公司或将大量涌现。

一旦这股热潮掀起,市场乱象很可能会出现随之出现。

目前植保无人机的门槛非常低,飞行平台+飞控+打药器就是一架植保无人机,且对续航、载荷能力没有苛刻要求。

加上无人机一旦被列入农机补贴名单,“30%-40%”的补贴力度将会让很多企业带着”捞一笔快钱“的心理入行,用换掉核心零部件或更换成机外壳的方式降低成本,低价抢占市场容易造成乱象。

随后政策规范只会更严格。高成本/高风险/高收益是这个行业特点,对无人机了解不多的企业想要在行业长久立足,可要有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

关于我们:

发起人孙春光 学历:天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本科、保送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 。

现担任全国工商联民办教育出资者商会EMBA联盟专委会秘书长;北京左右逢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中关村众筹联盟发起单位之一、监事长单位;爱投(ITOU)高管会创始发起人;IT高管会创始发起人;陈香梅公益基金会天使荣耀基金理事。

邀请讨论 换一换
暂无数据
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