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用植保无人机的商业模型适合中国广大农村市场吗?普及难度在哪?

探讨农用植保无人机在中国的商业模型,我们从需求端和盈利端两方面来看。首先是需求端。

  1. 中国农民人均管理的耕种面积相对较少。随着农村劳动力减少,中国需要提高机械化水平以提高农民效率。

2. 而我国作物不同生产环节中,植保机械化最低。

3. 全球植保航空作业面积比例(渗透率),中国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4. 农业植保机的效率是人工打药的40倍。 因此,从市场需求端来看,随着劳动力减少,人力成本上升,农业植保无人机有很大的市场。

从盈利模式来看,以湖南为例,作业价格为12-15元/亩。每台飞机每天作业是300-500亩。电池+飞机的使用成本在每亩2.5元左右。减去飞机的使用成本,每台飞机每天的毛利润在2850至4750元之间。考虑到一套植保无人机的价格在6万左右,一到两个月的实际植保作业是完全可以回本的。

再来分析一下从业人员工资。如果飞手是受雇工作,那么作业季底薪一般有8000-10000元,非作业季底薪会有2000-3000元,年薪大概6-8万元。如果是自己购机作业,则会更高一些,一年作业1-3万亩,收入可达到10-20多万元。

最后说说植保无人机在国内的普及难度这个问题。植保无人机作为新兴行业,现在还处于市场培育阶段,行业需要帮助农民和用户改变认知和解决痛点,才能实现普及。目前有以下几个方面需要解决:

  1. 农民没有尝试过无人机打药服务,对其效果持怀疑态度。我们需要改变农民的认知,让他们了解到无人机打药效率高、效果好,愿意使用无人机打药。比如我们目前会通过代理商和植保队向农民讲课宣传无人机打药,也有先帮农民打一小块地示范,农民看到效果后会比较认同无人机打药。此外,在农业公众号会发布无人机在不同作物上的实际应用案例,帮助农民了解无人机适合作业哪些作物。
  2. 业内人士估算到2020年中国植保无人机从业人士40万,行业对飞手的需求量非常大,在作业季经常出现缺飞手的局面。我们需要通过培训飞手和帮助就业,吸引有找工作或者创业需求的人从事植保行业。培训飞手方面,我们在2016年6月成立UTC慧飞无人机应用培训中心,为行业培养所需的专业化人才。帮助就业方面,植保队可以在微信的农业公众号面接单。此外,我们还在各地组成植保联盟,带领用户接单、介绍工作,保障他们的就业。
  3. 植保无人机使用频率高、作业环境相对恶劣、使用强度大,因此极易出现故障。为此,我们将农业植保机售后维修点铺设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每个省的维修点1-10多家不等,能够快速解决售后问题。同时还推出机损险——提供备用机,保障用户修得起飞机。

只有帮助农民解决无人机打药效果方面的顾虑,帮无人机机用户解决培训学习、就业赚钱、售后方面的一系列顾虑,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使用无人机打药、成为无人机飞手,植保无人机才能实现普及。

5 条回复

看了最高和次高票的回答,个人认为次高票的回答更中肯。
最高票的回答来自无人机大头DJI,其内容是有一定可信度的,但有些问题我认为需要更正。
第一,美国航空植保的比例最高,但应区分有人机和无人机。美国应用最多最广泛的航空植保器械是有人机,无人机作业无论是从飞机数量还是作业面积都相对较少。
第二,一架飞机每日作业面积300-500亩。这个数据基本是业内做植保无人机公司的统一对外宣传口径,而实际作业面积,平均一架飞机一天在200-300亩较符合实际。因为无人机作业受气象和地理条件限制颇多,装药,续航也都是问题。无人机载普遍药量在10-25升之间,续航时间在10-20分钟之间。根据我实际的测算,单架次的作业面积在12-15亩之间。计算依据以水稻为例,飞行高度2米,飞行速度3m/s或180m/min,喷幅在3米左右(喷头喷雾夹角以lechler的110为例),单架次作业时间15min,那么单架次作业面积就是12亩。每天作业的适宜时间普遍在早上5-9点,下午3-6点,一天9个小时的纯作业时间计算下来也不过是110亩地的作业面积。考虑到现在各作业队普遍会延长作业时间,那么一天一架飞机的作业面积倒是可以达到200亩,但这是以牺牲药效不考虑沉积量为代价的作业。所以,最高票的关于这方面回答我实在不敢苟同!
第三,无人机植保作业目前的优势在于,第一,可以在地面机械难以进入的水田中作业。第二,调运相对方便。第三,国家政策的支持。而问题同样存在,第一,作业效率并不算高,第二,施药的均匀性远不及喷杆喷雾机,第三,飘失严重,第四,喷雾穿透性限制其可作业的作物种类。
综上,无人机植保作为我国新兴的植保作业手段,在现阶段有其发展和推广的必要性和必然性,但应理性对待。作为植保行业从业者,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植保工作本身,放在农民的利益,放在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上,而非现在某些公司打着无人机的幌子,眼睛只盯着利润。
以上,来自一名中农药械与施药技术方向无名研究生

这一两年,植保无人机的普及程度有了明显提高,普及速度也在加快。除了新疆、河南等农业大区,现在在东北、江浙、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地区的广大农村,都能够越来越多地看到植保无人机作业的身影。植保无人机参与或主导大规模统防统治,大量飞防服务队的组建,各地飞防联盟的成立,都在无人机植保的推广普及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市场规模的迅速增长,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需求的存在和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目前,植保无人机相关公司的商业模式有销售、租赁和提供植保服务几种。

一般来说,普通农户不是无人机厂商的目标人群,至少现阶段在我国国情下不是。无人机厂商把飞机卖给飞防植保组织(有些是几个人的小团队,有些是具备一定规模的公司),他们再去给农户打药,收取服务费。

由于购买植保机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一些厂商为了降低行业门槛,推出了租赁业务。用户交一定押金和租金即可带走飞机去打药,好处是降低了试错成本,与厂家共同承担飞机的故障损失和风险。

提供植保服务的既有部分无人机厂商,也有飞防队。各地区不同,作业价格通常为10-15元/亩,在有些地区,这个价格看似不如人工打药或拖拉机打药便宜,但依效率来看,人工一天12-20亩,拖拉机100-300亩,单架植保无人机300-600亩;加上很多地区现在很难找到人打药,新兴的无人机植保服务的确不失为一个省时、省力、省心的选择。

当然,普及难度肯定有,而且大。现阶段,在农村地区普及植保无人机的主要难点在于:

1、 地块分散,土地流转和规模化程度低。毫无疑问,植保无人机肯定是大面积作业时效率更高、优势更明显。但现实是大部分农户都是一家几亩、十几亩最多几十亩的地,还分散在不同地方。即使看上去是一大片田,往往是很多户农民的土地,一家要用无人机一家不用,对植保队来说确实头疼。但这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一方面,国家的土地流转和集约化在积极推进中(虽然也是困难重重);另一方面,当前很多植保队的做法是,与当地村支书或合作社等带头人提前沟通,把散户的地集中起来打,也通过做一些小范围打药示范,不少散户看到效果后会选择尝试。

2、 总体来说,农户对无人机的认知和接受程度还比较低。比如今年在河南地区打统防统治,很多农户都是第一次接触无人机打药,多多少少对这个新事物持怀疑和观望态度,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效果好不好。其实还有更多地区的农户还没有见过无人机打药。“今天听说有飞机要来打药,我往天上瞅了大半天,一直没找到,原来是这么个小小的东西。”一位从没见过植保机的农妇在赶到打药现场后,说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这些说明,在市场培育方面,无人机厂商和服务商都有大量工作要做,比如飞防演示宣传、专业效果验证等。

3、 人才配套跟不上,懂农业的人不懂技术,懂技术的人不懂农业。懂农业应有两个维度:一是了解和掌握了具体的农业植保知识,比如何种作物该如何用药,什么时间该打药,怎样打药效果好,等等;二是对中国的农业、农村发展的问题、现状等有较深刻的认知,大到国家对农业的政策及其影响,小到具体某个村子的土地、作物情况,也包括对农民的一些观念的理解,怎样与农民、与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沟通等。这需要是从业多年的农技师、植保药剂师,或是农资、农业机械等相关行业“修炼”多年的人,如何让这部分人接受、认可新的无人机植保技术,并参与到这个新的行业里,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而对无人机感兴趣的年轻人,包括很多参加了飞手培训、刚进入飞防行业的人,往往对植保和药剂知识,对做农业的辛苦,对如何与农户打交道等懂得很少,甚至一无所知,这些都会让年轻团队的飞防路走得很艰辛。

4、 植保无人机相关技术和行业标准不完善。比如,目前还没有统一规范的无人机植保作业达标标准,也没有对飞防植保药效测试的标准办法。不同厂商的植保机作业流程不同,很多甚至没有明确规范;配药用药方面更是混乱,农药混合、稀释比例缺乏依据,往往只是根据与农户沟通的结果进行定量。这些都让无人机植保的药效难以保证,而农户在一些不负责任的飞防队那儿”吃过一次亏“之后,往往不愿再次尝试,而且可能会跟其他人”唱衰“飞机打药。

5、 植保无人机售后保障体系不健全。如果植保机将来要像三轮车、拖拉机一样普及,农村里多数人要能学会操作(智能化是方向),不说用户得人人会修,但更换零部件要够简单。或至少能在最近的镇上、县上,就有专门的维修保养店,类似于汽车4S店那样方便。这样,农户才不会担心机器故障耽误农时,减少了他们的顾虑,普及度才会上来。

由更高效、智能的机器替代人工,是大势所趋,农业领域也不例外。尤其是当前农村面临着年轻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会日益严重。无人机植保是大趋势,虽然目前行业尚不成熟,商业模式也在探索和完善中,面临的阻碍和问题都很多,但长远看来,这些问题终究是可以逐步解决的。

占完坑了,我先下个结论,至少目前来说植保无人机不宜在广大农村推广(当然规模农场可以推广,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建议推广的个人认为原因如下:


1、目前土地还基本处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田块过小,无人及推广起来成本高,操作难度大,无法规模化作业。

2、种植结构不统一,无法作答统防统治,还会增加使用成本和推广难度。

3.、目前我国各家的责任田基本都是有留守的老人在种植,这些人对这些相对先进些的植保无人机至少目前没多大需求,大家都背着药桶一会就把喷药任务完成了(当然有年轻人和大农场主愿意去尝试这种新事物)。

4、植保无人机可能在本身技术层面上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吧,操作的简单性这个有待加强,还有中国目前有一大部分山地或者丘陵等复杂的农业环境不宜无人机进行正常工作,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为后期无人机推广奠定基础。

5、无人机专用农药的问题,目前市场上无人机专用农药还没能跟得上(有不少农化公司已经着手研究开发无人机专用农药了,这个值得庆幸),用植保无人机喷洒常规农药,效果上肯定会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所以要想大面积推广国内广大制剂产品的技术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6、植保无人机很多技术包括很多配套设备并不成熟(这和4、5有些重复,有统计:现在市场上80%的植保无人机是不合格的。这些不合格的植保无人机成为植保无人机应用推广最大的阻力。),这也是铁打的事实,即便你是第一家研发植保无人机的企业,又或者你是第一家提出“飞防植保服务”的企业,但目前植保无人机能够真正的下地干活,还需要很长一段的实际生产应用的路要走。

7、植保无人机价格昂贵,价格是阻碍大多数农户使用植保无人机的关键因素之一。据了解,目前市场上无人机售价在5万~30万不等,这个价格足以让普通农户望而却步,且因一两次需求就去购买如此昂贵的无人机太不划算。为促进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和农业生产效率,国家实行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可大大减轻农户购买无人机的经济负担,但目前只有河南和福建两省对购置无人机有实际性的补贴政策补贴政策,其余省份尚未实行。

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了植保行列,希望更多企业的不断入驻可以促进植保无人机技术的不断发展,从而降低价格,使它成为老百姓可用的农用机械。同时也希望有关无人机的补贴政策不断完善,使老百姓走上科学致富的道路。

8、作业效率难提升,植保无人机技术不断发展,使其无论是在平原地区还是丘陵地带,都可自由飞行,完成作业任务。但地形不同,效率存在差异,推广难度也就有所不同。北方地区多以平原为主,可实现规模化种植,运用植保无人机进行作业效率高,容易推广;而南方地形多以丘陵为主,运用植保无人机作业效率很难提升,不易推广,因而普及程度差。

9、技术标准不完善。目前国内有关植保无人机生产技术标准和喷施作业技术标准处于空白状态。中国采用航空喷施作业的时间较晚,农用无人机各项技术标准和喷施作业的相关技术参数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尚未形成一套科学完善的判别标准,因而市场上出售的植保无人机质量良莠不齐,削弱购买力,降低普及程度。

10、专业操控手也是阻碍植保无人机普及的一大因素,植保无人机操作使用存在一定技术难度,在缺少相应的使用培训情况下,农民很难自主准确操作与使用。在购买植保无人机后,农户要么自行学习驾驶操作,要么聘请专业操控手,但国内屈指可数的高校飞行专业和培训机构,对于全国农业航空规模来说是杯水车薪。

虽然目前不具备推广的有利条件,但未来随着土地流转的逐步落实和科学技术、管理技术的不管发展,无人机在中国农业的应用还是大有前景的,就看谁能把握当下坚持的未来了,哈哈……

中国作为农业大国,18亿亩基本农田,每年需要大量的农业植保作业,我国每年农药中毒人数有10万之众,致死率约20%。农药残留和污染造成的病死人数至今尚无官方统计,想必更是一个惊人数字。

作为农业大国,应用无人直升机喷洒农药具有很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无人机作业不仅有超高的工作效率,对人员生命安全不构成威胁,同时能够大量节省劳动力,节约农业投入成本,最终增加农民的经济效益。

植保无人机服务农业在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得到了快速发展。1990年,日本山叶公司率先推出世界上第一架无人机,主要用于喷洒农药。我国南方首先应用于水稻种植区的农药喷洒。

无人机飞防是我国加速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助推器,植保无人机、飞防员、农药构成了飞防体系的三大要素。日本是无人机飞防最成熟的国家,目前在田间作业的无人机有3000多架,飞手14000多人。中国的水稻面积是日本的28倍,预计到2020年,中国植保无人机需求量是10万架,无人机植保从业人员需求量是40万人。而且无人机植保是一个可以做大的行业,在她的下游产业:飞手培训、无人机维修保养服务、植保喷洒服务、无人机租赁、专用农药销售、无人机代理销售、空中灾情评估、飞机及安全保险、飞行俱乐部及竞技表演等项目无一不是可以独立经营具有发展前景的项目。

农用植保无人机也已经发展了好几年了,虽然还没普及,但发展也是非常快。稍微说说个人的看法。

商业模型是指企业内部、与其他企业、与渠道、与客户之间的交互和连接关系,其核心是价值主张。说白了就是好的商业模型能让以上相关人等都能通过产品和服务赚到钱。电机、电调、电池等配件供应商要赚到钱,植保整机厂商要赚到钱,代理商要赚到钱,打药的人也要赚到钱。

商业模型其实都是由行业的头部企业决定的,植保无人机行业也是这样,其商业模型也是由生产制造商确定的。我的意思是说,大部分人其他也不用太瞎操这个心了。极飞、大疆、全丰、汉和、天途、启飞等等一大堆企业,不仅仅是在说,而且用实际行动在努力的去解决这个问题。

今年植保无人机的销量估计能达到四万台以上。估计极飞大疆能占到百分之六七十以上。剩下的整机制造商估计多的也能做到几千台,少的就几百几十台了。大疆极飞凭借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优越的产品性能、逐渐完善的售后保障体系,以代理模式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全丰和汉和走的是加盟商模式,主要解决了客户的培训、售后和订单的问题,今天估计也有几千台的销量。别的厂家很少有像他们那样的产品和条件,如果再没有独特的商业模式和资源,其实也是很难发展的。

总体来说,其实植保无人机的商业模式也是可以多样的。中国的农村市场那么广阔,总能找到一块市场可以适合您的商业模型,但应该还是会有很多商业模型不适合中国的广大农村市场。

至于普及难度,从自身原因来讲,不外乎自身能力、产品稳定性、价格、培训和售后;从外部原因来讲,有政府补贴、政府管控、市场接受度、地域特点等问题。这些因素都会影响植保无人机市场普及的速度。

农业很难赚快钱,因此也需要大家沉下心来,做好产品,用心经营,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机会。

目前植保无人机市场还在发展阶段,现有的植保无人机生产厂家很多,而产品性能和价格,相差很大。

目前已有几家公司的植保无人机达到了较为先进水平(能做到避障,防地,自主,智能喷洒,高清图传,三维建模等功能)。

而植保行业的发展不单单产品靠谱就可以了,需要建立一个完整的植保行业生态系统。

1.首先产品性能,产品功能,能达到市场要求;

2.建立良好的售后服务平台(现在很多公司都是售前你是爷,而售后你就是孙子),就像汽车行业的4s店一样,现在要是飞机坏了一般自己又无法维修,就只能寄回给厂家,来回邮费加时间伤不起啊!

3.需要建立一个系统的管理体系,比如汽车出行有交警管理;

4.需要建立系统的作业体系,不能乱飞、瞎飞,需要有系统的培训才能去作业,有必要可以去考个证;

5.有完善的保险服务等。

而现在这些都还不完善,还有就是如果电池行业有大的突破,也会很大程度的促进无人机行业的发展。

现在还是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慢慢来吧,行业还是好的。

0 人关注